小楊的iPhone前不久壞掉,第一家店沒給他們修完,他又找個朋友修了一次,顯示幕會亮,但登陸密碼他說道不清楚。

iPhoneX無緣無故無法開機

小楊拿著一部iPhoneX手機上和一個手機盒,他說道這手機是2018年3月份做生日時盆友送的,那時候是未開封市的新手機,運行記憶體258G,前不久手機上突然開不了機了。

小楊:“全都沒產生,無緣無故無法開機了,電池充電也不好。(插電腦上也不好?)都不好。”

在網上找了加盟店檢修,價錢沒談妥因此沒修

小楊詳細介紹,他在網路上搜過一家旺角手機維修店,詳細地址在旺角辦公樓,預定後就來檢驗了。

小楊:“回來後他看過我手機,告訴我要啟動解決,裡邊有一個黑屋去檢驗了一下。手機上沒有拿出來,人出去過,讓我將iPhoneID給移掉。”

小楊那時候用此外一部手機,把帳戶從要檢修的手機上中移除開,但當日彼此沒有談好檢修價錢,另一方把手機拿出來歸還了小楊,那時候沒有修完。

找個朋友修完手機上後,發覺手機上並不是自身的

小楊:“我之後找我聊一個盆友給我修,花了一千五百塊。(修完發覺手機上有哪些難題?)發覺手機上壓根並不是我的,由於手機可以打開了,我能見到啟動並不是我的密碼。”

小楊說,盆友把手機給他們時,顯示幕會亮,但必須輸入支付密碼才可以應用,但是這一登陸密碼並不是他以前設定的,之後顯示幕還跳出來“鍵入iPhone帳戶密碼”,這一帳戶也不是他自己的,此外他還電腦連接查看了手機序號,和包裝、插槽中的號不一樣。

猜疑以前哪家,手機維修店有什麼問題

小楊表明,他堅信自己的盆友,覺得難題出在平海旺角哪家手機維修店。

小楊:“現在我感覺這個店毫無疑問幹了手和腳,我看了手機上相當於把我手機開展了掉包,(猜疑)這個店把電腦主機板更換了。找這裡商家質問,她們也不認可,說大家店內不太可能出現這類事。”

小維高新科技:檢修必須撤出蘋果id是企業的規定

小維高新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工作員:“檢驗過。(為何使他把蘋果id清除?)大家這裡程式流程那麼走的,檢驗得話必須裡邊物品激話,檢驗好不太可能再去問,只有移祛除,能激話得話,現場幫他激話。“

工作員覺得,手機維修必須關掉開機密碼並撤出蘋果id,是企業的規定,這不可以證實她們有掉包手機上零部件的念頭。

小維高新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工作員:“大家也不確定性這一設備到哪裡修的,說不好聽一點,你跑到外邊換了基帶晶片模組,也很有可能ID帳戶變掉,因為我不可以確保,我只有確保大家沒有動過他任何東西。”

試著讓手機上“複生”,發覺手機殼和內部系統軟體不一樣

檢修店有職工的確保,小楊有自身的猜想,這手機到底經歷了哪些,大家不知道的。新聞記者提議,根據另一種方法,看一下是否可以使讓手機上“複生”。

由於不清楚如今的系統軟體登陸密碼,小楊這手機僅有手電筒作用可以應用。新聞記者建議,聯絡一下顯示幕中蘋果id的主人家。帳戶是一個QQ郵箱,根據檢索QQ號能夠尋找一位叫“丈夫”的線民,但加好友必須鍵入手機號碼,驗證失敗沒法推送申請辦理。新聞記者又根據搜索微信QQ號,此次另一方根據了朋友驗證要求。接著新聞記者說明真實身份,並根據視頻把當場的狀況告知了另一方。

另一方姓孫,江蘇人,小侯表明,以前確實有一部iPhoneX手機上,但早已摔碎,這事以往早已快一年了。

瞭解了小楊的狀況後,小侯馬上回到萬家老婆商議了一下,願意先試一下他以前那手機的開機密碼。

小侯說,那時候他的手機上摔變彎,顯示幕也壞掉,因此 就把手機扔了,想不到裡邊的資料資訊居然在杭州市“複生”了。新聞記者再度比照包裝和插槽的IM碼,明確資料相符合,再打開設置中比照,發覺系統軟體是此外一串IM碼,手機運行記憶體的尺寸也不是包裝上的258G,僅有64G。換句話說,如今這手機的機殼和內部的系統軟體徹底不一樣。

小楊手機上中的蘋果id主人家小侯:“你如今立即復原看一下。(復原就抹去這手機上全部物品了?)行。(抹去全部內容和設定?)嗯。(我抹去了?)嗯。(也要輸一下登陸密碼)825852(你確定要再次嗎?這將抹去全部新聞媒體、資料資訊和設定,此實際操作無法撤銷)行(抹去了)嗯。”(聯接不上AppleID)

小侯願意將自身的資料資訊清掉,但由於沒有網路,第一次復原不成功,以後新聞記者在全過程視頻的狀況下,將小楊的手機卡放入手機上,小侯出示了自身的iPhone帳戶密碼,最後手機的系統中的資料資訊被清掉。

小楊:“確實很謝謝你幫我手機上可以再次應用,做為謝謝在一定範疇內你提了或是如何我都是會讓你。”

小楊手機上中的蘋果id主人家小侯:“我這個不用。(讓你發個紅包哪些的都不用?)那麼說隨他吧,(好的好的,感謝你)”

小楊沒有給小侯送紅包。最後,手機上被取得成功復原系統恢復,小侯的隱私保護材料所有清掉,手機可以語音通話、應用手機軟體,但是運行記憶體僅有64G尺寸,無盡區域網路作用也是壞的。小楊準備再去修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