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女留學日本給他買個單位

日本國對外國人入關限定的逐漸消除,由於新冠被耽誤的留學人員們,接連不斷剛開始入關。活脫脫被從4月生耽誤變成“十一月生”,確是濃濃的有苦難言。不管怎樣,肺炎疫情慢慢被控制,地球上還是仍舊轉,出國留學也罷,工作中也好,不可以始終的由於肺炎疫情而停滯不前。

Continue Reading

我們的命運?我們的工時!

復活節的幾天假期,在家看了不同的電影,重看了,與現時社會的情況,勞工的生活情境作了一些連結。很多時候,我們會把生活當作是個人的選擇,正如自選台的男主角一樣,我們好像可以手執遙控器,自主自己的人生,然而所謂的自主人生,我們又多少能真的控制,在我們的人生之中我們又可以有多少的選擇,命運自選,現時的工作環境,現時的工作時數,我們真的有選擇的機會嗎?

Continue Reading

清潔工友無保障 貧富懸殊惡勢張

我們可有想過廿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工人苦況竟可在今日自稱世界大都會的香港發生!沒有半點誇大其辭,而是活生生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如果我們住在公屋,只要我們與倒垃圾的工友談談,便不難發現不少工友每年原來只有年初一這一天假期。雖然法例明文規定工友每年應有總數最少19天的勞工假,但是,清潔公司有法不依,房屋署監管不力,工友徒呼奈何!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