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語言學習最重要的還是語言自然環境

每一個人都是有自身的漢語,並且每一個人到獨立思考的情況下在心中通常全是再用自身的漢語在心裡思索。能夠靈活使用兩種語言的人稱為雙語者,掌握兩種語言的人稱為多語言者。一些語言學家甚至母親在他們還在肚子裡的時候就可以讓孩子接觸雙語教學,而那些從出生起就接受了足夠的第二語言的孩子被稱為第二語言雙語者。生來就接觸學習和訓練一種語言,三歲後才開始接觸第二種語言的孩子被稱為順序雙語兒童。第三是我國大多數兒童的情況,儘管有一個自然的學習和培訓外籍英文的環境,但是沒有一個主要的家庭成員可以用英語與他們的孩子交流,即使在關鍵時期觸及第二語言,第二語言成年後只能考慮通常的要求,即多功能多語言。

Continue Reading

專業何價?───通識科發展的滄桑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師」一向有解決難題﹑傳授專業之義。香港的各種「師」,不論「律師」﹑「會計師」﹑「工程師」…….大多被冠以專業之名。而「教師」作為知識傳播的主體,更早有精細的分工。近年,教育界便行「專科專教」,語文﹑商科及理科科目均由主修該科的教師任教。

Continue Reading

對香港教育的遺言: 學習求甚麼?

隨著適齡學童減少, 三保政策(保學校、保教師、保實力)完結,以及各項臨時撥款的修訂或完結,今年很多中學的合約教師面臨被裁。我是其中之一,然而我不想再申訴合約制的不公,因為此類論調在網上俯拾皆是。我只是想單純地反映一些自己於學校觀察到的香港教育問題。也許以後也沒有機會為香港教育出力的餘地,唯有留下此建言或遺言。

Continue Reading

從民間辦學回溯體制:街工到基層大學

[蘇耀昌] 今年是文化研究碩士課程十周年,我十分高興參加這個討論會,因為在我的經驗中,我曾參與的團體都「捱」不過十年以上。 言歸正傳,首先我想說的是,民間辦學與體制實際上有著密切的關係。在這裏得提提我一個特殊的身份,那就是我是嶺南大學的碩士畢業生,任教MCS的劉健芝也是我的老師。現在我想先談談一些自身經驗,討論一下大學到底是甚麼東西。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