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關心她引人注意悅人禮品

王爾德在他的手信中讀過,“全世界萬事萬物全是關於性的,不僅性自身。性講的是權力的。” 當討論性獨立時,男性的志得意滿與女性的避而不談經常令人生疑:這類權利是不是只有掌握在男士手上,交給男士來討論?針對女性而言,愉悅自己本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為何大聲說出來總好像自討沒趣?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