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香港教育的遺言: 學習求甚麼?

隨著適齡學童減少, 三保政策(保學校、保教師、保實力)完結,以及各項臨時撥款的修訂或完結,今年很多中學的合約教師面臨被裁。我是其中之一,然而我不想再申訴合約制的不公,因為此類論調在網上俯拾皆是。我只是想單純地反映一些自己於學校觀察到的香港教育問題。也許以後也沒有機會為香港教育出力的餘地,唯有留下此建言或遺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