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仿佛沒有哪一個服務業能夠像翻譯這一領域這般奇怪的–服務專案價錢的差距能夠有幾十倍之大。同聲傳譯能夠有1-2萬元錢一天的,隨後也有為了更好地實踐活動機遇不要錢的(或是便宜到僅有幾百元錢的);工程資料筆譯能夠有幾元一個字的,也是有一些錢一個字的。

一個領域出現亂相,最顯著的特點便是價錢差距極大,混水摸魚者眾。

諸多參加者協力的結果

並不是某一個能量能夠營造或是更改的。有的人是這一爛現況的既得利益者,是明知道皇上沒穿衣服,可是卻不肯刺破實情的人(或是刺破了自身的極大權益會損傷,用左手削掉自身的右手,大約沒好多個人會有那樣的膽量)。寫本文毫無疑問會惹惱非常一批人,但是一些事兒我明白了,我不能假裝沒看見。

最先從文化教育視角而言,hong kong translation教育是一個極其典型性的文化教育與實踐活動錯位的行業。本地頗有一批掛著專家教授、碩導博士生導師稱號的人,從銷售市場視角看來,其社會經驗不但貧乏,並且工作能力欠缺,可是僅僅由於一些一個稱號,就宛然變成翻譯權威專家,在各種各樣場所雄韜偉略、侃侃而談,可是學員沒見過他的英語口譯和工程資料筆譯著作(或是學員見了,都沒有鑒別優劣的工作能力)。

本地一個在翻譯學界佔有關鍵影響力的人私底下以前說過,本地幾百家的MTI新專案,假如依照嚴苛的規範審批,根據的不容易超出一雙手。那為何大家都一窩蜂地面上MTI新項目呢,其身後的權益,如果你是高等院校的教師,大家都心照不宣。

曾經的我和一個翻譯行業的自恃為大拿(稱號是專家教授博士生導師)的人一起吃完飯,恰巧哪個桌子上有幾個老外,正中間在所難免要溝通交流一兩句,這位大拿的英語說得能夠叫不忍直視。也有一次,一位很有影響力的專家教授親自翻譯的一篇文章輾轉來到我的手上,其對翻譯實踐活動的愚昧及其措辭的粗魯能夠說成來到讓人難以想像的水準。

實際上學員分辨可否從一個翻譯教師那邊學得物品,規範非常簡單:第一,教師在銷售市場上的official translation services/工程資料筆譯服務專案價格多少;第二,教師在銷售市場上的英語口譯/工程資料筆譯服務專案次數怎樣(也就是說銷售市場接受程度怎樣);第三,教師服務專案的顧客是不是為著名顧客。假如老師在所述三個層面主要表現都很好,那沒什麼問題,他一定能夠來教你許多 色香味俱全的物品。

假若你的翻譯教師一天到晚混在於各種各樣翻譯社區論壇和學術研究討論,可是沒有獲得銷售市場的充足認同,就算他發的核心期刊再多,你也學不上什麼。順帶說一下,也不必認為一位教師翻了幾本書政治類書籍,翻譯就一定很厲害了,不必造成那樣的幻覺。

我那樣說並不是要抵毀文學類翻譯,反過來,我對文學類翻譯肯定是高看一眼的,由於我本人感覺文學類翻譯的難度係數要比非文學類翻譯的難度係數大許多 。例如,有些人要我翻譯文學類內容,我的價格一般最少會上調50%上下。我這裡想注重的是,你學的這些文學類翻譯專業知識,在真實的商業服務翻譯銷售市場(占全部翻譯銷售市場的95%上下)上對你的使用價值不大。

讓翻譯師資力量在高等院校和銷售市場中間可以隨意充足流動性

假若本地的高等院校還是一味地看文憑、技術職稱和畢業論文,那麼銷售市場欠缺高品質翻譯的難題就始終沒法獲得合理處理。具體指導中國女排打籃球的,一定是郎平那樣的教練員,而不是某一沒有出場工作經驗(或是出場工作經驗非常少),沒有獲得銷售市場認可,卻發過很多畢業論文的某一人。

遺憾的是,這些真實有工作能力的譯員,進到不上本地流行的翻譯話語體系,雖然她們享有了銷售市場的收益。她們有最貼近銷售市場的觀點和洞悉,及其讓學生迅速發展的方法,可是她們卻仍然活在自嗨的流行以外。

這些流行以內的人,又由於與真實的銷售市場錯位,儘管花許多 活力制訂出各種各樣實施意見或標準,卻對銷售市場毫無價值。例如,許多 不明就裡的人去考哪個翻譯資格證書、評說白了的翻譯技術職稱,在好幹部來看,就毫無用處。但是總的來說,這一世界上許多 事兒很怪異,好幹部看懂了不起作用,得糊裡糊塗(或是完全便是裝糊塗)人看懂了才有效。

自然,因為我瞭解一些高等院校中一些翻譯做得很牛的人,但她們一般技術職稱並不高,文憑很有可能都不突顯,都沒有著作等身。即便 有些人也取得了專家教授的稱號,可是離最關鍵的語句圈還是有點兒遠。

翻譯從業人員

既然做過翻譯,因為接觸過很多不同的從業者,我必須說,能像我這樣用優秀的系統軟體進行非文學翻譯培訓的人真的屈指可數。有些人在翻譯銷售市場上辛苦了二十三年,價格和語言品質都長期滯留在一個水準上,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作為員工和經營者,她們在語言品質的提高上遇到了提高的天花板。

例如,我理解一些翻譯企業的負責人只學過翻譯或語言,但他們不僅沒有語言品質,而且對他人提交的翻譯品質也缺乏判斷能力或調整晉升能力。他們只是在市場上銷售或客戶關係管理驅動器。這種操作模式實際上對顧客、自己和翻譯人員有很大的潛在風險。非常容易深陷“被顧客捨棄–發掘新客戶–再被顧客捨棄–再去發掘新客戶”的無限迴圈。

我們都知道有的翻譯企業,信譽做爛了之後,就再次申請註冊一個,再次賺黑心錢,並且聽說那樣的不在少數。我都以前觸碰過一個徹底外行的人徹底互聯網行銷獲得顧客,隨後運用各種各樣翻譯手機軟體矇騙這些不明白的顧客。我只有說每一個人的套路不一樣,銷售市場夠大,大夥兒都是有分別的生存環境。

也有的翻譯企業,很有可能創辦人工作能力也很強,可是做著做著伴隨著經營規模的擴張,可以參加品質管制的時間和活力就越來越低,最後就淪落品質平凡的企業。我本人覺得,香港銷售市場上現階段的文化教育和翻譯員水準現況,壓根就沒法支撐點一切一家翻譯企業迅速擴大。那些急於快速發展壯大的人,最終都會淪為普通的優質企業。

用優質的語言服務水準贏得客戶

並且,在比較有限的多個行業產生了長期的專業知識積累和不同的核心競爭力,之後進一步提高了對顧客的服務水準,因此驅動翻譯人員的逐漸發展(專業知識和專業技能兩個方面),在翻譯人員-顧客之間產生了良好的回饋調節——翻譯人員可以在持續獲得優秀、體面收益的情況下發展,顧客可以獲得穩定、接近提高的語言服務水準。因此 ,大家跟全部顧客相處的情況下,都注重一點:大家不依靠速率和總數制勝,可是大家期待和顧客共同成長。

翻譯員

最先要認可帕累托基本定律基本上適用一切行業,這一銷售市場上想要給自己的提高,為顧客多花一點活力的一直少數人。許多翻譯人員抱怨銷售市場品質優良廉價,但自己沒有相對提高自己。我看到的一些譯文翻譯,其實我本人覺得2角錢都偏貴,緣故是我如果去改動得話,大部分等同於自己再次做一遍。其中一些解決方案,其實,如果翻譯者多一步,就能讓他們的翻譯品質馬上提高,就像日語一樣,為什麼不走出去呢?還是不知道怎麼走?

芒格說得對,假如你想要某些物品(某一人),最好是的方法便是讓自身對得起上它(他/她)。反躬自省,大家對得起上嗎?如果不合適的話,至少必須這個方向努力。

自然,我們也遇到了一些優秀的翻譯,他們有著非常好的意圖,非常熱愛翻譯。然而,畢竟他們無法匹配該領域暗淡的市場前景,最終選擇了轉行。這種情況在工程資料翻譯領域尤為顯著。因此 ,一個被做爛的領域,損害的是全部人群,跟你本身是不是高品質翻譯員並無關聯。

最終再聊顧客。實際上我覺得顧客這裡的難題是至少的。這些年,我覺得現在要慎重討論文化教育顧客的難題。事實上,許多客戶在現代標準上已經非常高了,他們的許多精英團隊並不缺乏高技能、高技能、高技能、高表達能力和高表達能力的人,他們在技術上精通和高表達能力的語言技能。有時,大家從她們的身上學得的物品或是得到 的使用價值,要超過大家對她們的奉獻。假如說香港發展趨勢到這一環節,你要一天到晚擔心于顧客文化教育,那樣的顧客我一向的認為便是立即捨棄。

實際上,許多 顧客如今遭遇的難題是,年年換翻譯經銷商,年年不滿意。當然,香港的銷售市場也確實有一些機構,一些非常奇怪的要求和做法,包括一些難以形容的項目,本文的真正從業者是默契的,因為我很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