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銀行信貸定級遭受投資評級惠譽下降,為1996年至今初次,惠譽將中國香港的銀行信貸定級由「AA+」降至「AA」,市場前景未來展望為「負面資訊」,顯示資訊出定級將來仍還有機會下挫。

到底下降定級對香港經濟發展及金融市場有什麼危害?

資訊在週五(6日)下午時發佈,下午香港股市漲幅曾一度下挫至約50點,體現出投資人自信心一時間受到損傷,惟收盤時中國人民幣轉強,香港股市才漲幅逐漸擴張至175點收盤。來看香港股市銷售市場對降低信貸評級在當日沒有很大危害。

定級高矮危害發行債券成本費

在回應所述難題,先要掌握銀行信貸定級規章制度以及必要性。銀行信貸定級體現出債券發行人出現毀約的概率,這可能危害外國投資者資金成本。當外國投資者定級愈高,發行債券或開展股權融資時,成本費便會較低。

對於投資評級企業怎樣對外國投資者給與定級?會對於受評目標金融業情況和相關歷史時間的資料資訊開展調研,進而對受評目標的金融業個人信用情況得出一個整體的點評。受評目標包含我國、金融機構、證劵公司、股票基金、債卷及上市企業等。

各投資評級組織 鑒定的級別有其區別。就以惠稱為例,最大定級為「AAA」,次之為「AA+」及「AA」等。因而當某一個外國投資者定級遭下降,今後發行債券或股權融資時成本費便會提升。

大部分,一個國家或地域遭降低銀行信貸定級後,其有關的組織 或公司亦會受到牽連,定級降低好很有可能會令其借債股權融資的成本增加。就以17年中國香港一度遭退級為例子,那時候香港地鐵(00066)、中國香港按揭貸款證劵公司等政府部門有關公司亦陸續被下降定級,危害借債成本費。

材料顯示資訊,標普評級於二零一六年將中國香港定級未來展望降至「負面資訊」,17年將中國香港定級由「Aa1」下降一級至「Aa2」;17年標準普爾將中國香港的銀行信貸定級由最高級的「AAA」降至「AA+」,而惠譽一直保持中國香港「AA+」定級,至前不久總算跟中隊,將定級下降至「AA」,前給與「負面資訊」的市場前景未來展望。

中港兩個地方銀行信貸定級差二級

今次惠譽是24年以來,初次將中國香港銀行信貸定級下降,將長期性外匯外國投資者毀約定級(IDR)由「AA+」下降至「AA」,未來展望為「負面資訊」。

較料標普及化標普評級不一定追隨下降定級

惠譽減少中國香港銀行信貸定級後,此外二間投資評級組織 現階段坐觀成敗。標準普爾表明,保持上週五「AA+」及未來展望「平穩」定級。標普評級則在上月月初發佈彙報,保持本港長期性銀行信貸定級為Aa2,亦保持未來展望為「平穩」。

華僑永亨金融機構經濟師職稱李若凡強調,惠譽早期曾警示若本港政冶不穩,可能危害定級,如今付諸行動是順應這一憂慮,而在17年標普及化標普評級以中港密切相關,在下降中國評級後再下降中國香港定級,針對惠譽而言,緣故相差不遠,只不過時間延遲了,但是她可能標普及化標普評級不一定會追隨下降本港定級。

李若凡感覺,中國香港外匯交易和財政局貯備強悍,是次下降定級對金融體制、政府部門、公司資金成本不一定危害很大,銷售市場反映並不大,港幣及香港股市均沒有很大下滑,暫沒有見到有公司因而有做出資產撤出佈署,由於社會現象危害關鍵體現零售度假旅遊、房地產業,超過危害MoneyMonkey金融體系,沒見到資本外流的徵兆,再加上社會現象不斷一段時間,若要調節,一早就幹了。

惡性事件對銷售市場危害並不大

信誠證劵聯席董事張智威則表明,退級僅僅加劇該地域的發行債券成本費,假定一個地域發行債券要5厘息,退級後很有可能升到6厘息;但是中國香港財政局盈利及財政局貯備豐富,政府部門大部分無需靠發行債券來支撐點經濟發展,因此具體危害並不大。

他續指「AA」級在銀行信貸定級上是排第三,依然是高級別,在惠譽週五下午發佈後,恒生指數沒有下挫,體現惡性事件對銷售市場危害並不大,但更長遠的危害是外資企業行或公司會感覺本港經營環境不穩,轉至馬來西亞或別的地區專案投資,比如:有資訊指沙特阿美充分考慮日本東京發售、阿裡巴巴網在本港發售仍沒有時刻表,這種危害會慢慢呈現。

張智威覺得,退級關鍵由於最近社會動盪,要是社會發展氛圍修復,示威運動終止,也是有機遇升級。而臨時末見撤出狀況,港幣沒有碰觸弱方換取確保,因此目前狀況算不上比較嚴重。

浸會大學會計及管理決策學系副教授職稱麥萃才覺得減少銀行信貸定級的危害並不大,由於該定級體現的是經濟大國的償債,目前中國香港仍有逾4000億美金國際儲備,有充裕盈利應對還款難題,且中國香港公司多以股票發行及貸款銀行作股權融資,堅信降低銀行信貸定級的關鍵危害,只取決於國際性對中國香港的感觀。